网站首页  公司介绍  地下水监测与管理  地表水监测  水净化处理  实验室仪器与耗材  系统集成  联系我们


水务“阳谋”:谁为国际巨头高水价买单?

在地方政府以高溢价向国际水务巨头出让水业资产的背后,隐藏的可能是公众将要长期为高额水价买单、本土水务企业被边缘化,以及影响中国未来的“水危机”

--------节选《中国企业家》

“骇客”搅局
    2007年1月29日,威立雅水务集团与兰州供水集团签约,以17.1亿人民币高价获得兰州供水45%股权。兰州方面因引进世界500强企业兴奋不已,将其评价为“城市公用行业市场化改革中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步”。“这一步”在行业内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同时参加竞标的中法水务与首创水务报价分别为4.5亿和2.8亿,这三家企业被认为是目前中国城市水业中最富经验的投资机构,对同一项目的报价何以却如此悬殊?
    3月20日晚,当威立雅以9.5亿报价再次击败中法水务和首创水务,获得海口水务集团50%股权时,业内的空气迅速紧张起来。另外三家参加竞标的企业出价分别为中法水务4.4亿元,首创水务4.1亿元,中华煤气5.6亿元,项目标底则为3.1亿元。威立雅再次以悬殊的价格击败了所有对手。
    “它(威立雅)玩得太狠了,依照最简单的逻辑,投资就是为了赚钱,但我们怎么计算也无法理解如此高的溢价能通过正常渠道获得回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营水务集团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我是国内这个领域最早进入者之一,现在居然发现看不透市场了,海外投资者疯狂,地方政府也疯狂,但我疯狂不起来,因为没有那么多资金。”
    并非毫无征兆,实际上,5年之前威立雅就斥资约20亿资金,以净资产三倍溢价收购了上海浦东自来水公司50%股权。3年前,柏林水务联合体也曾高溢价收购合肥王小郢污水处理厂。当时业内普遍看法是“中国仅有一个上海,上海仅有一个浦东”,在浦东不计成本树立标杆也可以理解。王小郢项目影响不大,柏林水务其后并无类似动作,所以没有引起广泛关注。“最近接连两个项目下来,苗头已经很明显了。”首创水务董事长潘文堂叹息。潘的办公室入口处悬挂着一张硕大的中国水业产业地图,上面标注着目前活跃在中国的20多家水务企业项目分布情况,其中威立雅正呈蔓延之势。威立雅颠覆规则受冲击最大的正是首创。
    威立雅曾经与首创水务有过一段亲密无间的日子。2000年4月,首创股份(600008.SH)上市后,将战略定位于水务,其时威立雅扮演了它的引路人角色,2001年9月,双方即签署了战略性合作协议。据首创内部人士透露,威立雅最初对合资不太感兴趣,但首创采取跟随策略,威立雅走到哪儿,首创就跟到哪儿。“ 2002年,我们一口气和28个城市签订了意向书,尽管知道签了也拿不到项目,但也向威立雅展示了我们的潜力。”2003年6月,双方合作成立首创威水投资有限公司,并共同在国内投资了多个项目。“早期威立雅的品牌曾帮助我们攻城掠地。”他说,首创高层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婚姻来比喻双方的合作。然而,曾经的甜蜜爱人现在却成了令首创沮丧和愤怒的根源。兰州项目对首创影响有限,真正刺痛其的是双方在海口项目上的争夺。首创水务成立不久,就对海口青眼有加。海口自来水原水质量好,处理水成本较低。而且以海口为基地,可以整合海南全岛水务市场,另外在首创的战略布局中,海口是南部沿海地区重要落子,可谓志在必得。
    在2006年底海口市政府就自来水生产供应和污水处理业务统一进行招商之前,首创已经与海口方面沟通了4年,双方都非常满意,“可悲的是,我们辛辛苦苦做了大量前期工作,下聘礼的时候,拿出的是一床被子,而威立雅开着跑车把新娘接走了。”上文中的首创匿名高管苦笑道,“那感觉真是当头一棒。”价格并非标的全部内容,却占了23左右权重,首创在商誉、技术等方面得分与威立雅不相上下,在价格上威立雅一出手,首创、中法水务都已黯然失色。正式投标之前,首创曾考虑溢价。“根据国内新修改的会计准则,在整个处理过程中首创可以将溢价成本摊销,从财务角度就没有压力,但其最终放弃这个项目,因为怕给自己下一个套,之后别人将这个项目看作首创的标杆,‘在海口项目上能溢价,到我们这儿就不溢价了?’就算已抓在手里的项目也可能平生波澜。”一位接近首创的本土水务投资者说,“从政府的角度,涉及国有资产转让,一旦有标杆出现,卖贵了无所谓,便宜了就有贱卖嫌疑。”
    这并非想象,银川市政府拟引进水务战略投资者,本来对外资态度冷淡,但获知兰州供水集团卖了个好价钱后已多次赴当地考察。据接近地方政府的咨询人士透露,威立雅正在与天津、南宁、长沙、武汉等城市相关部门频频接触,而且天津水企不出意外的话已是威立雅囊中之物。这些地区恰恰也是首创水务希望获得的资源,“过去溢价收购主要在地级市和个别开放城市推进,现在马上要影响到省会城市了,一旦对方搞定省会城市,溢价模式将快速在省内复制,基本上这个省你就不用考虑了。”潘文堂忧心忡忡。多数民营企业主要业务集中于污水处理和环境治理,本来与外资对阵几率不高。“最初我们只打游击战,到外资够不到的地方去发展,一直避免和他们面对面地碰。市场足够大,大家都有机会。在那些竞争激烈的领域,他们筋疲力尽的时候我们再进入也不晚。”上文中匿名的民营水务投资者说,“但现在看起来对方用这种不要命的方式,几年之内项目就被拿光了,谁也躲不开。”与外界的想像截然不同,这家水务巨头在中国展开的一系列收购主要的出资方多为各种资金合作伙伴——它为不同的项目寻求不同的合伙者,包括首创、光大、中信泰富、嘉利等金融集团,据悉其目前最新的合作者为平安保险。这也是中国本土水务企业心中难言的痛,因为这个法国巨头在中国靠资本力量攻城掠地,为了击退竞争对手,出手如此阔绰,用的却是本土投资人的钱。例如威立雅在珠海的污水厂项目,总投资额2600万欧元,全部由香港特区投资者提供资金,而北京卢沟桥污水厂项目,总投资7.6亿元人民币,威立雅实际投资仅仅为1000万美元。据上文提到的业内人士透露,很多声名显赫的项目,威立雅自己的投资都不足5%。

Copyright © 2003-2019 www.bjxmxy.com All Rights Reserved.